无迹可浔

超蝙-盾冬-锤基-toothcup-蝙蝠家小鸟乱炖/royjay桶受!
最近只产超蝙盾冬
DC漫威梦工厂粉,欧美圈墙头连成片
无智商傻白甜人士,私信可以随意勾搭,不定期失踪

【盾冬】任意题目挑战(短篇+片段合集part1)

这是一个为了锻炼脑洞而写的任意题目合集,让基友随便给一个词,或者自己随便从书里找一个词作为题目来写盾冬文_(:3」∠)_有小短篇也有片段,先放一部分,大概会一直写直到想写盾冬文的热情枯竭(๑´ㅂ`๑)那么先放part1

01.电台主持
要说全公司最负责的员工,那肯定非Steve莫属。他从不迟到不早退,尊重上司善待下属,身居部门经理的高位还时不时加班,每年都评年度优秀,绝对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只有他的直系下属,和他办公室只隔一层玻璃的Natasha知道,Steve有时也会偷懒那么一小会儿。
准确的说,是“定时”偷懒那么一小会儿。
每到下班时间的前五分钟,不管Steve手上还有多少工作,他都会戴上耳机,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下班前的最后一段时光,然后再在大家收拾东西下班的时候跟着离开,或者加班。
或许也有一些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在日复一日的透过经理办公室的磨砂玻璃,模糊地观察Steve耀眼的外表和西装也掩盖不住的好身材的时候,隐隐约约发现了这点,但是对于Natasha来说,这点小发现根本撼动不了她第一知情者的地位。
因为她知道Steve的耳机里正在播放的,不是哪位大牌客户提出的晚餐邀约,也不是小姑娘们猜测的什么“经理未公开的女友”打给他的撒娇电话,更不是什么饱含Steve音乐审美的迷之歌单。
“这些小姑娘嫩着呢”Natasha含着嘴里那颗作为下班奖励的巧克力想。
此时她正开着车回家,听着车载广播里放的各种聒噪的广告。
在听完长达两分钟的汽车广告和餐厅广告之后,Natasha忍无可忍地换了一个台,然后她想起上次同一时间,她坐在Steve的车上,也是这样的广告,可是那时她没法换台。
她当然没法换台,Steve不会换的。
她当时坐在后座上,翻了个白眼然后劝Steve,“说真的,你每天上班听这个就算了,为什么下班了还要听?Bucky的节目上个小时就结束了啊。”
没错,这就是Steve每天下班前的必备程序——听广播。
和大部分人不一样,Steve听广播不是因为他爱广播的播放方式,也不是说他对哪个电台情有独钟(虽然他的确总是逮着一个电台听),他只是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把频道调在同一个位置,然后在下班后听着无聊的广告或者新上榜的流行歌曲。
而对于Natasha的白眼,Steve表示理解,但他从没想过换台,或者掏出某张CD放些老歌。他总是回答同一句话。
“这是Bucky工作的电台”
“All right⋯⋯”Natasha把头往后仰,踏实地靠在了靠背上。
这一切能怪谁呢?要知道一年前Steve车里放的还不是这些。
那时候Steve还不像现在这样听广播,他开车时不听歌或者听些老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从他妈妈那里拿来的CD,而且听来听去就那么几张蝶。直到某天Natasha坐他的车时提议听广播试试。
这么说听广播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Natasha沉痛地闭上了眼。
但其实这不能全怪Natasha,她发誓自己一开始调的是一个纯音乐台,没有这么多广告。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第二天Steve换了一个频道。
换频道的时候,Steve说,他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经常在食堂听到这个台,快到饭点时有一个声音很好听的男DJ,可惜讲一段时间就换人了,他想听听这个DJ现在还在不在。
当时Natasha怎么说的来着?她说电台每个时段有不同的DJ主持节目,她还说,我朋友在这个电台当DJ呢,他叫Bucky。
哦,就是这句。
没错,她的邻居,从小到大的好兄弟Bucky,大学读的音乐传媒,现在在电台当DJ,而且巧的不行的就是Steve口中所说的“声音很好听的男DJ”。
至于Steve是怎么一下认出Bucky就是当年那个男DJ的,这再简单不过了,因为Bucky每次节目开头都是“大家好欢迎收听xxx我是你们的DJ小鹿Bucky”,不记得也难啊。
所以,出于对Steve有时顺路带她一程的感激,Natasha表示可以带他和Bucky一起吃个饭。毕竟电台DJ也算是半个娱乐圈里的人了,能和知名DJ一起吃饭是不少小粉丝的愿望呢。
再然后?再然后Natasha就想不出什么了,譬如这俩人是如何在饭后背着她交换联系方式然后一步步坠入爱河的,她一点都想象不出来,她只知道Steve的车载广播再也没有换过频道,而Bucky在向她介绍自己男朋友的时候Steve站了出来,说真的,那一幕有点儿刺激。
至于更多细节,谈恋爱的两人知道就好,虽然她不知道,但是不管怎样,她都比办公室的那帮小姑娘知道的多。
有时她也会赶在下班前听一听Bucky的节目。他的节目结束时间和Steve下班同步,优点是Steve能正好去电台接他回家,缺点是Steve想听他的节目,就只能占用一点下班时间。
节目最后五分钟只够听到某首歌的尾巴,一堆广告和Bucky的结束语,结束语和开场自我介绍一样单调而缺乏创造力,Natasha听了几次,每次都有一句话,“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或许这是什么结束标志之类的东西。她想。
只有老听众才知道,这是从一年前才开始的固定模式。
而忠实听众Steve每次听完,都会在心里默默地回一句,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这也是Natasha不知道的。

评论
热度(27)
  1. 存文小仓库无迹可浔 转载了此文字

© 无迹可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