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迹可浔

超蝙-盾冬-锤基-toothcup-蝙蝠家小鸟乱炖/royjay桶受!
最近只产超蝙盾冬
DC漫威梦工厂粉,欧美圈墙头连成片
无智商傻白甜人士,私信可以随意勾搭,不定期失踪

【翻译】以肉犯禁 掉粉时间--toothcup ròu文略雷不喜别点吧

根本停不下来......感谢翻译QWQ

La_Remainderess:

Thanks to AvatarMN on ao3 for the authorization. >3< 


All pictures inserted as links and belong to the credited artists.


文名:一不小心ren兽了OTZ=3


作者:AvatarMN


梗概:



正如罐头上写的,这篇文源自我脑内一个潮湿的角落,是一篇关于禁忌xing爱的喜剧,不管怎样反正是比暮光之城好的多!


 



 注:



Beta by FishEyenoMiko


彩色插图 by Chromosomefarm


黑白插图by 佚名



 


 


回想起来,嗝嗝一开始就应该划清界限。


作为一个正常的健康青年,他的xing福生活非常活跃。好吧,和自己的xing福生活,非常活跃。嗝嗝并没打算压抑自己飙升的荷尔蒙和青涩的维京血性。


这股冲动不分昼夜,作为一名铁匠,嗝嗝习惯于趁热打铁。他只能找一个能独处的时间,照顾一下,厄,自己的需求;通过一些动作,来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而且通常,他说认为的独处时间,并没有把无牙考虑在外。


没什么错,对吧?我是说人们总会是不是的在自家宠物面前享受二人时光,或者释放一下自己。动物fā情的时候也不会在意场所。一开始,无牙没太在意嗝嗝的自娱自乐;就算真看到了,他的目光也顶多停留一会会,就很快睡着了,或者干脆玩别的去了。


后来,在一个寒冬的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使得嗝嗝和无牙不得不在山洞里躲雪。因为没有足够的染料,他们只能挤在一起取暖,真是个糟透了的夜晚。不过再糟糕,也无法阻止这个维京青年的bó♂起。嗝嗝找不到理由拒绝这糟糕条件下的唯一自娱活动。


他尽可能小心不要打扰到围着他的龙,但还是免不了粘到了他好朋友的前肢。无牙好奇地把那汁水舔掉了。无牙的脸突然烧了起来,心窝里像有羽毛在挠。


山洞之夜以后,嗝嗝注意到,他自♂娱的时候无牙越发关注他了。每次一睁眼,就看到那龙不害臊地盯着自己。维京人窘迫极了,但只把无牙的好奇当成一个过渡阶段。


后来有一晚,嗝嗝从一个无比生动的梦里醒来。他一脚踢开盖在身上的皮草,让自己舒服了一把,胸口和肚子上都是精ye。他叹了口气,想强迫自己起船,找只袜子擦一擦。结果因为动作太慢,又睡了过去。


一阵痒痒的感觉席卷全身,那是龙的舌头扫过嗝嗝裸露的身体。他突然惊醒,倒抽一口冷气,四肢的肌肉紧绷几近痉挛。无牙带着标准的天真笑容出现在他面前,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嗝嗝的嘴唇。


插图1点我【无牙有点像哥斯拉】


因为羞耻嗝嗝的脸红的发烫,心脏像一把锤子在敲,他的本能反应是尖叫,然后大发雷霆。但他没有,而是控制住自己,因为他不想吓到他的龙。相反,他咬紧牙关,挤出了一个虎式微笑。


“呃,那个……糟糕”他有点结巴。无牙露出一个有点担心的表情。嗝嗝拍拍龙的鼻子,把皮草车过来盖住自己,以挽留一点最后的尊严。“别担心……没事的,伙计。但别,呃,下次别再这样了。好吗?”


有好几天,嗝嗝都羞于和无牙的直接对视。尽管嗝嗝欲望有增不减,但自♂娱的频率却有所节制。但有几次甩开无牙以后,他确实抒发过几次就是了。两人(龙)之间的紧张关系显而易见,可怜的无牙总是无精打采的。驯龙学院的其他孩子都在关心,无牙是不是生病了。


过不下去了。嗝嗝无法忍受和他最好的朋友之间有这种隔阂,可只要嗝嗝稍微和龙亲昵一点,龙就肆无忌惮地嗅他的裤裆,惹的这个维京青年又焦虑起来。


终于,嗝嗝自我调侃道,如果无牙想尝尝他精♂yè的味道,也没什么不可以嘛。又不是让这个四条腿的小伙伴服侍自己,只是事后让他舔干净嘛。这不能算兽·jiāo,对吧?只能算是正常投喂!


所以当晚发泄完,嗝嗝就把他的龙叫过去。


“没事的,伙计。都归你了,”他颤抖着对龙说。于是,龙欢快地舔起了嗝嗝粘腻的腹部,和软趴趴的家伙。他的好伙伴飞快地处理了现场,维京人挠挠他的下巴,他开心地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无牙满足的回到他的石船上,喷了一圈火就很快睡着了。


嗝嗝却没那么容易入睡了,过了很久他的脉搏才恢复平静,脸颊才恢复正常体温。他能感觉龙干了的口水在他皮肤上板结。


还好到了白天,他俩之间的紧张关系缓和了。嗝嗝又能和无牙正常的玩耍了,龙得到了原谅。无牙也不会在光天化日讨♂糖吃了,因为他知道好吃的晚上才有。维京人也觉得是时候原谅自己了。


嗝嗝终于和自己的理性达成和解,既然两人都能互相满足,为什么不持续下去呢。所以当无牙提前凑到船边,期待地看着维京人的手在翻飞,嗝嗝也没有把他赶走。


接着又一天晚上,嗝嗝提前拿开手,邀请龙的舌头上来。再后来,他干脆双手背在脑后,全权交给龙无牙来办。从勃起到Gāo潮,再到全身瘫软,全程丝般顺滑。


嗝嗝不再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感到害羞,内心也不再为这新的狂喜感到矛盾。在为他的人类朋友服务的时候,无牙也bó♂起了。他红色的家伙从后腿间的一条裂缝中探出来。维京人努力忽视这一变化,可无牙看起来太可怜了,一边舔着嗝嗝的精♂yè,一边无奈地晃动着尾巴。所以嗝嗝拉过来一条皮草往自己头上一盖,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自私的下流胚。


得了吧,行吗!难道他要回馈无牙吗?接受他的好意是一回事,反过来是另一回事!绝对不可能。没人会这么做!没人!


但是嗝嗝相信无牙比其他的龙都要聪明,甚至觉得夜煞是一种能够理解人类语言的物种。可就算这样,无牙也不能算人。龙的口腔结构是不可能发说出话来的。


经过几个星期的发酵,嗝嗝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隐隐的内疚感了。他再也无法忽视他好伙伴恳求的眼神,和肿胀的家伙。不,他不能让他的好伙伴忍受坏蛋(blue ball)的折磨,他必须报答他。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兽·jiāo?才不是,这只是出于礼貌!


【注:坏蛋 (blue ball) 是英语的一个俚语,一般指男人在性兴奋时,Yīn`茎和Gāò`丸区域充血,如果不能及时释放,如Gao潮、she精等,Yīn`茎和Gāò`丸等处会有肿胀和蓝色的淤青。】


又一晚,无牙服侍完他的主人,维京人从船上下来,双膝跪在龙的身边。他让龙侧躺下,然后双手捧住龙的家伙。很大,几乎和维京人自己的一样大。触感丝滑,而且自带油性的润滑液体。嗝嗝屏住呼吸开始动作。无牙很快就完事了,一束粉色的稀液喷出来,毫无意外地也被无牙舔掉了。


插图2点我 【电影和动画里的牙牙确实找不到有♂的存在的,所以画手对牙牙的生理结构处理无法反驳OTZ】


随着嗝嗝和无牙的秘密运动会变得更为自然,体位的变化和新鲜的实验也层出不穷,维京人发现了无牙舔屁屁的乐趣。【meatlug喜欢舔fishleg的脚底,不要往下想了】龙的舌头很长,可以同时舔到前后两个地方,嗝嗝总是被无牙舔的浑身颤抖。最后他有一种想被填满的感觉。


“妈蛋,”嗝嗝闷声闷气地说:“我死后肯定是去海姆冥界了,快进来吧。”


【注:海姆冥界,Hel,北欧神话里死神赫尔的国度,非战死者所去的地方。】


嗝嗝四肢着地,拱起背部,高高地翘着屁屁。无牙靠过来做起了本能该做的事情。


 


 


注:



再次申明,彩图作者 by Chromosomefarm.  黑白插图作者 佚名.


喜欢的可以去给原作者点赞 link



 【莫名的喜感,我承认我没看完就开始翻译了。而且作者回复授权真快啊,2分钟之内就回复了我不翻译都不好意思了。总之。。。。就当练练笔吧反正节操早没了】


 


 


 


 


 


 


 



评论(1)
热度(118)
  1. 退LOAkira 转载了此文字

© 无迹可浔 | Powered by LOFTER